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要闻 >> 正文

中央环保督察揭地方政府乱作为 护航违法企业

发布时间:2017-08-01

企业超标排放,政府却帮其弄虚作假;环保土政策屡禁不止;政府以会议纪要形式违规干预环境执法;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违规建别墅,政府为其补办手续……

今天,中央第三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第三组)、第五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第五组)以及第六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第六组)分别向辽宁、福建、湖南反馈督察情况,一些地方政府花式不作为、乱作为问题也随之曝光。

湘潭为地方龙头企业弄虚作假

第六组组长吴新雄今日在向湖南省反馈督察意见时披露了多起政府部门不作为、乱作为的典型案件。

吴新雄说,湘潭市环境问题较多,但党委、政府很少研究部署环保工作。

湘潭碱业公司是湘潭市的龙头企业,在线监测设备运行不正常,长期超标排放。但是,为了让企业通过环保备案,2016年12月,湘潭及湘乡两级政府分别出具写有“通过多年在线监控运行及各级环境保护监测站监督性监测表明,污染物能够实现达标排放”的备案申报文件,帮助企业弄虚作假。

事实上,这只是吴新雄公开的一个案例。据他介绍,湖南新新线缆公司未执行环保“三同时”制度,存在废气扰民等问题,2015年12月,湘潭市环保局对其立案调查,但湘潭市高新区管委会建议免除对该企业的处罚,湘潭市环保局违规予以同意。

为企环境违法业“保驾护航”的除了湘潭市外,第六组在督察中还查出长沙市也有同样问题。

“2015年6月以及8月,郴州市政府两次以会议纪要形式要求郴州市环保局对已立案案件暂不处罚、暂缓执行或暂不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违规干预环境执法。”据第六组介绍,郴州东江湖是重要饮用水水源地,2014年在一级保护区内却违规建成98栋木质别墅,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不仅不依法处置,反而为其违规补办手续。

对大型企业环境问题不敢管、不愿管,致使这些企业“店大欺客”。 是第六组在湖南督察时发现另一突出问题。

第六组公开点名说,涉及这类问题的企业包括中国五矿集团下属企业,湖南有色衡东氟化学有限公司以及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这三家企业或多次偷排工业废水,屡禁不止;或废水外渗直排环境。

按照国务院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在2015年6月底前,全面清理、废除阻碍环境监管执法的“土政策”。但是,湖南省的一些地方担心清理“土政策“会影响经济增长,不但不清理“土政策”,甚至出台新的“土政策”。

吴新雄说,2013年永州市委、市政府联合发文,要求实施涉企首违免罚制、涉企轻微违法行为整改制、下限处罚制。2014年株洲荷塘区委、区政府制定重点企业挂牌保护制度,限制环保等部门执法检查,并要求“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重在促进整改,原则上首次不予处罚”。

石狮责令环保局撤销合法处罚

在福建省政府部门环保不作为、乱作为也不乏案例。

据第五组介绍,福建省政府在批准厦门、宁德、莆田3市海洋功能区划时,增加开发性用海面积累计达到3068公顷,与福建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的有关要求相违背。

同时,福建省一些政府也对“土政策”抱住不放。在国务院提出废除环保“土政策”后, 2016年,莆田市政府仍然出台“无检查周”和“下限执行处罚”等“土政策”。

第五组指出,南平市建阳区不仅没有清理旧的“土政策”,2016年还连续出台3个阻碍环境执法的“新文件”; 2015年12月,泉州石狮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责令市环保局撤销依法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第五组说,石狮市的这种做法助长了企业违法行为。

根据《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福建省近岸海域汇水区域应包括福州、厦门、漳州、泉州、莆田、宁德、平潭等6市1区,并实施一级A排放标准。但是,福建省环保厅、住建厅却降低标准、放松要求,仅对厦门、平潭和晋江、石狮、东山等1市1区3县作为近岸海域汇水区,提出一级A排放标准要求。

在福建省,政府乱作为在海洋保护方面也有案例。据第五组介绍,泉州市政府违规批准在泉州湾河口湿地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开展海水养殖,养殖面积88公顷。漳州市漳江口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也存在海水养殖,且2013年以来养殖面积仍在扩大。宁德环三都澳湿地水禽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列入国家重要湿地名录,2011年以来,围海养殖造成保护区湿地面积减少近170公顷,局部生态系统遭受破坏。

此外,福建省林业厅在东山国家森林公园设立后陆续批复占用5块、共计19.8公顷林地用于采矿。截至第五组督察时,东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旗滨玻璃有限公司和爱烁硅砂有限公司3处矿区仍在开采,生态破坏面积11.7公顷,福建省国土资源厅等单位多次为其违规核发采矿证。

海洋部门全额返还千万违法罚款

2014年、2015年,辽宁省连续两年空气质量不降反升。对此,辽宁省有领导干部认为是2013年基数存在问题;对于辽河流域水环境质量明显恶化,这些领导干部称原因在于干旱少雨等自然因素。这是第三组组长李家祥今日向辽宁省反馈督察意见时透露的。他表示,2013年和2014年,辽宁省省委常委会连续两年没有研究环境保护工作。

而且,一些地市屡屡突破环境底线上马项目。第三组透露,本溪市政府无视水源地环境保护有关要求,2011年起在老官砬子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违法设立传动装置产业园和玻璃制品产业园,先后引进19家玻璃、铸造等企业,其中12家为2013年之后引入。

锦州市在凌河水源二级保护区违法设立凌北经济园区,先后建成投产焦化、球团、冶炼、水泥等17个项目,严重威胁水源环境安全。抚顺市2011年在大伙房水源二级保护区违法设立南杂木工业园,2013年以来在水源二级保护区内陆续违法审批建设石墨加工、水泥制品等10余家工业企业。

一些部门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更是突出。

第三组指出,督察发现,近年来辽宁省大规模违法围海、填海,海洋管理等部门和有关地方政府虽然进行处罚,但基本没有按海域使用管理法规定要求恢复原状,也未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而是一罚了之、以罚代管。李家祥说,由于处罚金额远远低于填海所得,实际鼓励和纵容了违法围海、填海行为,导致海洋生态破坏问题突出。

2014年,辽宁省发改委、工信委,制定实施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实施方案时,将辽阳钢铁、营口钢铁等企业多台在建或未建炼铁设施虚报为建成项目并上报备案。2013年以来,辽宁省国土资源厅违规在自然保护区内延续采矿权5宗。2014年以来,质监部门仍违规新注册每小时10蒸吨以下的燃煤锅炉1465台。

被第三组点名的还有,海棠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露天矿坑,被中金黄金辽宁排山楼金矿作为选金尾矿填埋场,对保护区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威胁。李家祥说,这个保护区管理局不仅没有对企业违法行为进行制止,反而以书面形式提供排山楼金矿矿区不在保护区范围的证明,明显弄虚作假。

此外,2013年,瓦房店市海洋部门对太平湾港区违法填海行为处以1150万元罚款,但当地财政部门随后又以补贴名义全额返还,纵容企业违法行为。

《法制日报》记者今日在福州市参加了第五组的督察反馈会。对于第五组移交的问题及案件线索,福建省委书记尤权表示,将成立专门工作组,严肃问责,“我和省长亲自抓。”龙权说。


 
 
友情链接:
网站链接:

Copyright © 2006 西部普法网版权所有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塔街道黄龙路4号

邮编:401147电话:67086060 67086057邮箱:info@xbpf.gov.cn备案号:渝ICP备15000305号

WWW.XBPF.GOV.CN制作维护:华兆科技网站管理